西瓜彩票,定位9.95,48.8倍.资金保证,内部渠道
----------------------------------------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第65章 断水
    姜盛正要开口,这左丰又道:“姜司马是吧?咱家知道你素有谋略,可是想到了破敌之策吗?咱家倒想听听。”
  “监军大人过奖了,在下就说说自己的想法供大家参详。”姜盛拱手道。
  “子诚为何自称在下?应该是末将吧?”
  “禀监军大人,在下仅为别部司马,并非将军。”
  “哎呀,都怪咱家没有及时禀告皇上,你这么大的功劳,怎么能屈居司马一职?将来做个中郎将也无不可啊。”
  众将领不明就里,不知道这左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皇甫嵩也感觉莫名其妙。
  “监军大人有所不知,若不是皇甫将军指挥有方,在下又能有何作为呢?只希望大人在皇上面前为征战一年的官军将士美言几句,在下就感激不尽了。”
  “咳咳,那,那是自然。”左丰有些尴尬,姜盛到底在想什么。
  他们两个都心知肚明,若是没有姜盛奉上的厚礼,别说美言了,不害死姜盛就算烧了高香,但是这种事是不能说出来的。
  姜盛陈述了自己的计策,众将领虽然有所不忍,但若是破不了城,自己的项上人头就要掂量掂量了。
  郭典是巨鹿太守,他提出了反对意见,皇甫嵩道:“那依郭太守之见,可有良策在二十日内破城?”
  郭典顿时不言语了,他不可能为了一城百姓而断送了数十位甚至上百位将领的性命,毕竟他也是官员,不是百姓。在东汉这个时候,百姓的地位绝非后世那样当家作主。
  十一月二十六日,晨,晴天。
  张宝为了避免城中百姓背地里捣乱,严令部队不得sǎo扰侵害百姓,下曲阳虽说兵临城下,但百姓的生活并未收到多少影响。
  河面上已经结了一层冰,虽然不厚,但行人可以在冰上往来行走。张宝担心官军会踏冰而来,就让副将严政亲临河岸大营指挥。
  果不其然,巨鹿太守郭典指挥官军五千,在对岸扎下了营寨,看样子是在等冰层更厚一些再进攻。
  严政令少量士兵在冰上巡逻并监视官军的行动,对面的郭典也在观察对面黄巾的动向,两支部队就隔着大冰块对峙着。
  滹沱hn边就是漳河的支流,两河最近处仅隔十几里地,姜盛的计策就是利用两条河做文章。
  按着最初的方法,姜盛是打算掘开滹沱河上游,水淹下曲阳,后来考虑到可能造成百姓的大面积死亡,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但于禁探明了下曲阳的水源地就是这条河,姜盛还是盯上了这条河。
  “报——”一名斥候冲进了张宝的大帐。
  “何事?”
  “禀人公将军,水塘的水少了很多。”
  “哦?天寒地冻,有可能是冻住了入口,去看看疏通一下就行。”
  城内各处池塘都已封冻,但冰下的水位下降了很多,冰面几乎成了悬空的。不止是黄巾军,百姓也都发现了这个问题。
  少数黄巾兵到城北水闸处查看,发现根本就没有堵住,而是流进来的水越来越少了。
  河岸大营那边也发现了异常,两名士兵在巡逻时踩破了一块冰,然后其中一人就掉进去了,众人正打算打捞,发现冰面下面几乎是空的,掉下去的士兵是被摔死的,而不是淹死或者冻死的。
  消息报给严政,严政大惊,滹沱河从来没有断过流,这次却在短时间内断了流,严政令黄巾军严守河岸,然后自回城报与张宝知道。
  “什么?”张宝大惊,这几日收到断水的消息可不少。
  “此事必是官军所为,他们想断绝城中的水,逼我军出城。”
  “城中水井有多少?”
  “城中水井约一百处。”
  “滹沱河的水断流,我们可以吃井水,有何大惊小怪。”
  “禀将军,这几等用的就是井水,只是城中用水量很大,而井水喷涌有限,远远不够城中之用,个别地方出现了士兵与百姓争水之纠纷。”
  张宝令各部不得与百姓争水,而是要说服百姓共渡难关。话虽这样说,但根本不起作用,五万大军加上城中数万百姓,每日都是为了生存发生口角,下曲阳城内的冲突开始发生了。
  原本温顺的百姓此刻为了水而变成了战士,城中出现了零星的武力斗争。
  张宝不得不抽调出一支队伍专门镇压百姓的反抗,如此一来,城中的流血事件开始爆发。
  无计可施的张宝派兵控制了各处水井,百姓和黄巾军都是每日定量供给,百姓的怨气和士兵的不满开始蔓延。
  断水之策就是姜盛的手笔,皇甫嵩派出近万士兵在姜盛的带领下开挖沟渠,但泥土都已冻结,收效并不大。
  皇甫嵩令郭典牵制河岸黄巾主力,而令其余各方向的官军虚张声势,把更多的士兵抽调到挖沟的工作中。
  经过近两万人的日夜轮番施工,滹沱河与漳河支流之间开凿出了一条长十二里、深两丈、宽十三丈的沟渠。从地势上,滹沱河高于漳河支流,正适合截流改道,只是这沟渠流量很难转移掉全部的河水。
  五天后,姜盛一声令下,沟渠北端的数万士兵挥舞锹镐,开始挖滹沱河的河堤。为了保险起见,姜盛给河堤下面的士兵身上都栓了绳子,一旦决口,立即用绳索把士兵拉上来,但还是有十余名士兵被水冲击或者冰块撞击而死,不过他们的死对于整个战局来讲,值得!
  中午时分,河堤轰然崩塌,河水夹杂着冰块倾泻而下,沿着挖好的沟渠向南奔流,但沟渠实在小,滹沱河水只有少部分水改道。
  姜盛即让皇甫嵩转移沟渠两侧的百姓,好在此处多有水患,居住的百姓并不多。官军大营也连夜转移到下曲阳城东二十里处,避免被淹。
  城中水量减少就是因为部分河水改道了,而后来完全断水,是因为姜盛令人把滹沱河堵住了。这项工程难度很大,若不是沟渠分流了河水,要想堵住滹沱河是不可能的。
  滹沱河被堵住后,河水暴涨,突破河堤向南流去,这一发不可收拾,滹沱河成功改了道,下曲阳这次是真正断了水。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翻页|续看|报错|更新

金祥彩票存取款一分钟火速到账,双面盘1.999,定位胆9.99,立即点击加入
澳门金沙官网直营新老葡京、威尼斯人,百家乐千款游戏,大额无忧!
澳门太阳城真人 电子 棋牌游戏最高返水达3%
▓盛兴彩票▓两面盘1.999,定位胆9.99,每天签到,最高可领彩金5888元
最火爆的网赚方式,95后一女子上大学期间,用微信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
风语贴吧 wap版
返回首页 排行 新书榜 书架
烽火中文 FHZW.CN
如喜欢本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立即予以处理
网站报错QQ:2050318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