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彩票,下载手机APP最高送888元!
----------------------------------------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第六十七章 野生的老爷爷(小合章)
    周至立赶忙捂上岳灵珊的嘴,将其推入草堆。透过破庙的残垣断壁,偷偷看向脚步声响起的地方。
  只见一个雪白山羊胡,头戴斗笠,穿着一身已经看不出颜色袍子的老人家。背着包袱,拄着根细竹枝站在破庙的墙角,也正可怜兮兮往这看来。
  想必这位就是传说中的满级老爷爷,风清扬了吧。可惜这个老爷爷不能家养,纯属野生的。神出鬼没,教完功夫就跑人的那种。不然如果可以随身携带,用来欺负欺负小boss该有多好,周至立如是想到。
  “老人家,这里非常的危险,您赶快离开这里吧。”周至立为了将传说中的“独孤九剑”拐到手,决定既然剧情已经开始了,还是不要乱改剧情的好,免得得不偿失。
  “我在外面被人赶,到了这你又让我走,我该到哪去啊?”老人家一副可怜又无奈的表情问道。
  被人赶?难道是东厂的那群人?周至立立刻一个纵身来到破庙的墙边,沿着墙角朝外看。果然有一队东厂的番子,正在排成一线,挥动着刀剑开路,沿途翻找仔细搜山。
  周至立计算了下时间,这个时候林平之应该被东厂逼供的番子杀了。那他死之前肯定也已经将自己的身份,泄露给了东厂的古今福。虽然自己已经将左冷禅和欧阳全,这两个古今福的左膀右臂,都给斩杀了。但是,东厂毕竟属于朝廷势大,最不缺的就是鹰犬手下了。
  看来这拨人,应该就是古今福派出搜寻自己的人了。尤其其中的档头,原剧中武功更是在令狐冲之上。周至立觉得,现在得时刻抱紧老爷爷大腿了。
  而我们的老爷爷……好吧,是大侠风清扬,此刻正坐在地上拿着个破罐子。鼓着嘴往一个简易的柴火堆里吹气,准备生火做饭。周至立只好上前问道“老人家,您干什么呢?”
  “煮饭呐,吃完了才想地方搬。”风清扬看向周至立一副你眼瞎啊的表情,理所当然的说道。
  接着指了指正裹着铺盖颤颤发抖的岳灵珊,反过来劝慰周至立起来“你看你的兄弟饿成这样的,一定累坏了。别灰心!天下那么大,总有地方去的。”
  周至立想到破庙外的东厂番子,一语双关的说“老人家,您生火冒烟,会惊动外面的飞禽走兽的。”
  怕风清扬担心会挨饿,接着又继续说道“我有不少吃食,今天您收炉吧。我请客!”
  随即抓起几把地上的灰土,扑灭了风清扬辛辛苦苦生起的炉火。
  风清扬见周至立已经将炉火扑灭,又说会请客,自然也就不再拒绝道“你请客?好!”
  到了傍晚,岳灵珊因为吃了现世界的感冒药,药效起来后已经安然入睡了。
  周至立在空地上点了支蜡烛后,趁帮岳灵珊加盖铺盖的时候,假装在行礼架翻找了一阵。其实是为了方便从存储空间拿出,自己为了诱捕野生老爷爷而专门准备的--老爷爷必选套餐。
  周至立将一只奥尔良烤鸡递给风清扬道“老人家,我这还剩三只烤鸡。我留了只给我师弟。剩下的我们一人一只分了吧。”
  “嗯!好,有肉吃!真香!”风清扬也不客气,接过烤鸡闻了闻笑着说道。
  一开始或许是为了照顾形象,还是撕了肉条吃的。结果刚吃了一口,眼睛一亮“嗯?”一声后,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周至立看着风清扬的吃相,心中暗自窃喜。拜托!这可是奥尔良烤鸡,口味可是领先这个世界四百多年的。功夫再好又怎样?当年黄蓉收拾洪七公也不过是一只叫花鸡而已。更何况自己还有对付老爷爷的另一法宝,不怕老爷爷不上套。
  周至立又拿出两瓶酒,问风清扬“老人家,晚上露寒湿气重,咱们爷俩来两口,驱驱寒?”
  正在和烤鸡奋战的风清扬,一听还有酒,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连声道“好!好!好!”
  周至立拿着一瓶白酒和一坛绍兴花雕问道“我这有一种北方的五粮酿,一种南方的花雕黄。不知道老人家喜欢哪一种?”
  “嗯?这一南一北,老头子我还真不好选了。”风清扬就好喝酒,这不同的酒对他而言都是心头好,一时间竟然有些难以抉择。“要不都让老头子我尝尝?”
  周至立刚想答应,忽然听到破庙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又看到破庙之外隐隐有火把晃动。
  周至立立刻挥手扑灭地上的蜡烛,拎着酒横抱起风清扬,从后面的墙越出破庙道“我们又得上路了。您这一出去啊,就往西走。等到太阳从你的背后出来了,你就可以转头回来了。”
  说完放下风清扬,将手中的酒交到风清扬怀中,说道“只要你不跟我们在一起,你就会没事的。”
  接着赶紧回到破庙,喊醒迷迷糊糊的岳灵珊,示意她破庙外的晃动的火把和灯笼后,交代道“小弟,我现在呢,出去把他们引开。两个时辰之后呢,你就向东走,我会去那里找你的。”
  说完就起身去吸引破庙外番子们的注意。
  岳灵珊虽然还有些迷迷糊糊的,但是却知道此刻现在留下,只会成为周至立的负担。于是看着周至立离去的背影,紧张的说道“师兄啊,你要小心点啊。”
  周至立提剑运起轻功,几个起落来到番子们不远处。却发现风清扬正蹲在他和番子们的中间。
  周至立虽然知道前辈高人,总要有点神秘莫测的样子,但是也只好配合着装出吃惊的问道“老伯,你不是一直往西走吗?”
  风清扬也是一脸懵逼,反问道“这么黑,东西南北怎么分呐?”
  周至立只好“诶呀”一声一个筋斗落在风清扬和贩子们中间,大包大揽道“我跟他不认识,我是华山派令狐冲,有什么事找我好了。”
  对面番子中,一个腰缠玉带的东厂档头,挥手退下递剑上来的番子属下。身形一闪就来到了周至立的面前,一手抓扣住周至立握剑的手腕阴阳怪气的说道“细皮嫩肉,怪可爱的。”
  周至立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右手一松弃剑,随即趁手松挣开被抓的手腕。再迅速抄起下落的剑柄,剑身翻转削向东厂档头抓来的手掌。
  接着趁档头缩手之际,一招盘龙吞树剑绕着东厂档头的脖子削去。
  东厂档头顺着剑势一个转身,避开这一招。却不想周至立趁剑招未老,放弃档头的脖子,转向腰上削去。
  东厂档头来不及停住转身,只好趁着转身顺势后退,拉开和周至立的距离。只是仍然不免,被周至立在腰上划了一剑。
  周至立见一招得手,不由信心爆棚“哈哈哈哈哈回去练练你的纤纤玉指吧。”
  东厂的档头因为轻敌,在手下面前出丑,恼羞成怒。再次闪身一掌,直接将周至立打飞出去,落到风清扬身后的草丛中。
  虽然这一掌,打的周至立感觉五脏六腑都快移位了,但是为了不在风清扬面前显得太逊,只好揉了揉xiōng口笑道“这阴不阴阳不阳的掌风啊,吹得我屁股好凉。”
  东厂档头听到周至立的话,大怒。顿时一个飞身就要再次攻来。
  周至立还没来及反应过来,就觉得一股大力从自己腰上传来,接着就被甩飞了出去,耳旁还响起风清扬的声音“小伙子,是你裤腰带松了。”
  等周至立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一剑刺中了在空中的东厂档头的肩上。接着尚未等东厂档头出手反击,腰上一紧,自己又被什么东西给拽了回去。
  等周至立刚刚稳住身形,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风清扬身边坐着了。风清扬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道“要不是我提着你的裤腰带,你早就光屁股了。”
  “哦!”周至立一边束起裤腰带,一点点头称是。心里却在想,不要以为你是老爷爷,就可以把我当风筝一样放来飞去的,没有人权的啊!我不要面子的啊!
  东厂档头自然不是傻子,终于看出老家伙是个高手了,但是为了面子,仍然没有接下属递来的剑。而是选择继续飞身,抓向风清扬和周至立二人。
  风清扬,一把抓住刚束好腰带的周至立说道“我们要滚啦”。接着带起周至立拧身在空中不停的翻滚,口中不停地喊道“滚滚滚滚滚滚……”。
  不断急速翻滚的身体带动周至立手中的长剑,硬是把东厂档头削了个满身桃花开。
  东厂档头狼狈的退了回去,这次再也不顾面子不面子了,气急败坏的朝手下的番子急急喊道“剑剑剑!”
  手下的番子赶忙递上剑,顺带把手按在刀柄上请示道“厂公,我们……?”
  档头此时知道自己不是风清扬的对手,自然不会单打独斗了。于是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一众番子立刻拔刀,纵身上前围攻周至立和风清扬。
  风清扬见对方人多势众,自己无法再通过控制周至立的腰带来控制周至立作战了。只好一把夺过周至立手中的剑,说道“令狐冲,看清楚我的剑法。”
  周至立顿时眼睛发亮,他之前之所以在众属性中,将悟性踢得最高。就是因为“独孤九剑”,是一门对悟性要求极高的剑法。他聚起全部的精神,目不转睛的看着风清扬施展的剑法。
  只能说老爷爷不愧是老爷爷,随着风清扬使出“独孤九剑”中的“荡剑式”“làng剑式”“落剑式”“撩剑式”之后,东厂的番子顷刻死了一半。
  剩下的几个番子吓得想要逃,却被恼羞成怒的东厂档头一剑斩杀。
  东厂档头杀完想逃的属下,接着便提剑向风清扬冲来。
  风清扬来到周至立身边,将剑交到周至立的手中,然后握着周至立的手道“一起来!”
  接着带着周至立,避开东厂档头迎面而来的一剑。然后反身,一招“挫剑式”使出。
  东厂档头这次真的膝盖中了一剑。抱着膝盖痛叫了一声。咬着牙再次双手持剑,飞身一招祭出。
  “离剑式”风清扬膝盖一顶,周至立屈膝仰身,一剑刺出。
  只听“刺啦”一声,这位傲娇的东厂档头,就硬生生被一剑劈成了两半。
  风清扬松开周至立的手,双手背在后背感叹道“又多了一批剑下亡魂。大家都是皮毛骨肉血,何必把天下搞得如此之乱呢?”
  周至立故意装出一副我不认识你的样子问道“前辈,您是?”
  风清扬没有回答,只道“兄弟,你又何必知道呢?”
  接着又一副高人姿态道“唉!就是名这个字,惹出了天下事非。”
  周至立好奇的问道“前辈,您的武功这么高。为什么要过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呢?”
  风清扬颇为感慨的说道“我呢,武功高没有用。英雄也不过是血肉之躯。只要江湖上那些小人或者伪君子,控制了你的亲人,也不过是个不堪一击的弱者。我退出江湖跟家人分开,也是为了他们的安全。”
  最后风清扬有总结道“其实人的感情,比所有的武功都厉害。”
  见周至立若有所思,风清扬更是出言提醒“你是华山弟子,可也不能不防着你的师父,他心术不正。”
  周至立点了点头,沉声道“前辈能提醒我防着我师父,想必对我华山也颇为了解。我虽知晓师父为振兴华山派,有些操之过急,但是弟子不言师之过。晚辈唯有时刻在师父身边,时时防止他误入歧途。”
  周至立见风清扬似还要说什么,忙道“其实前辈的意思我明白,所谓的江湖派别满口道理,不过是场权力游戏。如今我师父还有许多人,不过是被权利迷了双眼罢了。只可惜当今天下,尽是jiān佞小人和伪君子当道,弄得百姓民不聊生。即便有再高的武功,在这些面事情面前,也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罢了。”
  风清扬见周至立竟然能有这种见地,不由略带欣赏的说道“小人物吗?的确,你我都是小人物罢了。刚才我使的叫独孤九剑,每一式都是从败招中变化出来的,败中求生,也算是小人物的剑法了。不过武林里,能从败中求出道理来的有多少人呢?要谨记!将来,可能会帮你逢凶化吉的。”
  周至立拱手道谢,并说道“谢谢前辈的教诲,晚辈谨记。不过若是前辈继续江湖漂泊的话,晚辈还有一事想请前辈费心”
  风清扬见周至立面露正色,不禁问道“何事?”
  不想周至立竟拱手跪地道“晚辈想请前辈北上辽东一趟。晚辈听闻关外努尔哈赤已经一统女真,此子狼子野心,意yù建国。女真人骁勇彪悍,号称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晚辈怕朝廷积腐已久,不会引起重视。到时候女真建国,势必南下。到时生灵涂炭,百姓遭殃。虽然朝廷不堪,但是百姓何其无辜。还望前辈乞怜”说完周至立附身朝着风清扬拜下。
  风清扬不知道周至立从何得知的消息,不过见周至立神色肃穆,便知此事定然不假。
  于是扶起周至立道“此事虽不知你从何而知,不过如若你所言当真。唉!也罢老头子我就拼了这把老骨头,也要去会一会这努尔哈赤。”
  周至立见风清扬应下此事,知道像这种前辈高人是不屑言而无信的。
  于是再次抱歉躬身道“有劳前辈了!待晚辈这几日此间东厂事了,亦会北上,到时再与前辈一同làng迹天下。刚才事发突然,尚未和前辈共饮。我行李架中还有两坛酒,晚辈斗胆想和前辈一起共饮。”
  听到有酒,风清扬也自无不可,笑道“好!”
  二人于是升起一堆篝火,围坐一旁举坛畅饮。周至立借着酒兴唱出了“笑傲江湖”也就是现实世界的“沧海一声笑”。风清扬对这首曲子甚是喜欢,更是将完整的“独孤九剑”再次施展了一遍,补齐了之前没有使出的截剑式、平剑式。一时一老一少酣畅尽兴。
  喝完酒,风清扬站起身对周至立道“虽然我教了你一点功夫,但我也喝了你不少酒。我看也不必师徒相称了,咱们就做个好兄弟吧。想知道我是谁,将来有机会问问你师父关于风清扬的事吧。”
  说完不等周至立开口就一个纵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风清扬走后,周至立立刻开始查看属性栏。
  他记得当初小黑说过,电影世界角色原有技能是无法在属性中显现的,但是宿主在电影世界中,自己学习的技能是可以在技能中出现的。刚才风清扬教自己“独孤九剑”,如果不出意外应该算是在电影世界中学到的技能。
  果然,周至立在技能栏中发现,多了一个技能:剑术(高级)。
  周至立有了一种中了大奖的感觉,“独孤九剑”果然强大,一经学会就直接高级了。
  难怪功力只有岳不群三成的令狐冲,能够凭借“独孤九剑”最终打败岳不群了。
  心满意足的周至立,立刻朝着东边岳灵珊的方向赶去汇合。
  老爷爷已经下场了,接下来就该和自己那个伪君子的师父唱对手戏了吧。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翻页|续看|报错|更新

金祥彩票存取款一分钟火速到账,双面盘1.999,定位胆9.99,立即点击加入
微信红包扫雷群 (可抢可发)首次进群即送18元!
澳门太阳城真人,电子,棋牌最高返水达3%,注册即送58元体验金
▓盛兴彩票▓两面盘1.999,定位胆9.99,每天签到,最高可领彩金5888元
风语贴吧 wap版
返回首页 排行 新书榜 书架
烽火中文 FHZW.CN
如喜欢本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立即予以处理
网站报错QQ:2050318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