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处-----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20.说是我的,就是我的(求收藏!求推荐票!)
    魔教来势汹汹,去时匆匆。
  他们还不敢盲目撤退,以免遭受敌人反攻追击。
  三大分舵的兵马,集结一处,汇聚在教主身边,一起离开金顶华严寺。
  是等稳住阵脚后分散返回各自疆域,还是一起回援魔教总坛,要等教主命令。
  身后,磅礴震撼的昊天剑光再次冲天而起,魔教众人也看在眼里。
  大家都压力巨大。
  唯有天空中缓缓而行,不曾撇下他们独自离开的六龙车架,让魔教众人略微心安。
  但这场虎头蛇尾的撤军,让魔教上下士气低落。
  “拖延速度。”刑天护法洪岩望着后方的昊天剑光。
  那恐怖的光柱,不紧不慢,徐徐跟着魔教众人。
  剑阁阁主的存在,连魔教也不敢轻视。
  可以想象,会有其他正道中人跟在阁主身旁。
  有这样一支追兵,魔教这边就无法放心撤退,快速回援总坛。
  对方也不逼迫太紧。
  就那么不远不近跟着。
  “阴谋变阳谋,虽然知道对方瞒天过海的真相,但却仍然被绊住脚步。”一旁的魔教七长老上官松徐徐说道:“剑皇不急,双皇彼此牵制,对他们有利。”
  洪岩颔首不语。
  上官松抬头看那浮在空中,六龙背负的宫殿。
  “若非他好大喜功,先挑战剑皇,然后又盲目攻打蜀州,本教怎会陷入这般危机?”
  上官松连连摇头:“强攻蜀州,落入敌方算计,先机尽失,令圣域总坛陷入危机不说,蜀州这边也落得个虎头蛇尾的结果,折损本教威望和士气。
  年少轻狂,傲慢无度,任人唯亲,徒恃武力,他根本不具备一教之主的才具,只是徒有匹夫之勇的狂人。”
  洪岩说道:“亡羊补牢。”
  上官松言道:“他倒是想亡羊补牢,就怕来不及,现在只能希望大首座和天王可以支持住。”
  老者目光幽深:“大首座此次如果能力挽狂澜,在教内的威望,便可能后来居上。
  正赶上我们这位教主行差踏错,险些使本教万劫不复。
  两相对比鲜明,我等说不定大事可成,能改天换地,拨乱反正……”
  “三皇制衡。”洪岩说道。
  “没错,所以眼下双皇互相牵制的局面,未尝不好,能牵制剑皇,就是他最大的作用。”上官松忽然长长吐出一口气,然后轻声说道:“何况,他眼下有可能是外强中干,硬充好汉,老朽怀疑,他跟剑皇第一战的伤势,根本没有康复,可惜现在除了金刚,又多个萧云天,否则我们或可试探一二……”
  洪岩眉头皱紧,正待说什么,又闭上嘴。
  上方六龙车架,教主随身侍从来传他们二人去见教主。
  洪岩、上官松来到大殿内,就见祝融护法张天恒等其他魔教高手也都到了。
  陈洛阳高居座上,扫视下方众人:“这一仗,前半程告一段落,现在该开始后半程了,你等立即挑选各自手下精兵强将,脱离大部队,假撤退,真埋伏。”
  魔教众人闻言,神情各异。
  张天恒面现振奋之色:“早看跟在身后的那群吊靴鬼不爽,就等教主您的命令呢,您放心,我立即带人赶到前面设伏,只等他们过来,给他们收尸!”
  “不是前面。”陈洛阳说道:“是迂回绕一圈,去他们后面。”
  “后面?”张天恒一怔:“您是指,他们和金顶之间?”
  众人闻言都愣住,继而想到了什么,纷纷看向自家教主。
  “不错,在他们回援金顶的路上。”陈洛阳肯定了手下们的猜测。
  上官松脱口而出:“他们回援金顶,那即是说金顶已经落入本教之手?”
  他环顾四周。
  先前攻打金顶的魔教高手,基本都在这里。
  还包括身形笼罩流风中,那位神秘的护教左使萧云天。
  正道中人追击出来,但金顶那里肯定还有强者留守才对……
  洪岩同上官松面面相觑。
  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眼瞳内的震惊。
  其他人,包括萧云天也都惊讶的看向陈洛阳。
  陈洛阳淡淡一笑:“本座说过要蜀州,那它就是本座的。”
  …………
  魔皇退兵,剑皇率人衔尾追击。
  金顶之上,硝烟终于散去。
  “接下来,便是收复失地,扫荡残余魔教妖人,将整个蜀州重新纳入掌控。”
  夏朝赵王意气风发:“魔教妖人,大多要和陈洛阳那大魔头一起回援魔域总坛,就算不回去,也只能退回魔域地界固守,蜀州他们必然留不住了。”
  华严寺主持心灯禅师双掌合十:“南无阿弥陀佛,赵王殿下暂代蜀州牧,实乃蜀州万民之福。”
  赵王笑吟吟说道:“大师客气了,本王不过暂留蜀州,恢复民生,华严寺乃蜀州正道中流砥柱,为蜀州前程,相信我们能合作愉快。”
  两人正谈话间,一个老僧飘然而至。
  却是清凉寺明镜长老。
  “心灯师兄,赵王殿下。”明镜长老神情略微凝重:“五色堂的宋堂主,有些不妥。”
  心灯禅师和赵王表情也都严肃起来:“怎么说?”
  “他yù离开金顶,收拾行装却磨磨蹭蹭。”明镜长老说道:“而且贫僧发现他除了明面上联络其麾下五色堂外,更暗中联络其他人。”
  心灯禅师双掌合十:“蜀渝相连,老衲自问对宋堂主还算熟悉,其人外和内刚,野心勃勃,一心壮大五色堂,实难想象他会甘心臣服于魔教供之驱策,想不出魔皇能用怎样的珍宝就打动他。”
  赵王沉声道:“五色堂四面都是强人,一直把宋伦钳制在渝州,这次有可能是宋伦自己想占据蜀州,聂三先生他们随阁主一起追击魔皇,眼下金顶空虚,宋伦如果联络了外援,未必没有机会。”
  他看向两个老和尚说道:“不管什么原因,蜀州不容有失,我们先把内部隐患排除。”
  明镜长老说道:“怕惊动他,贫僧一人,方才没有轻举妄动。”
  “我们一起过去。”心灯禅师说道。
  三大高手,当即一同前往五色堂堂主宋伦的住处。
  宋伦遭受三人围攻,面沉如水:“yù加之罪,何患无辞!照宋某看,是你们想除掉宋某,吞了我五色堂在渝州的基业吧?”
  赵王哼了一声:“勾结魔教,死有余辜!”
  宋伦其实说中了他大半心思。
  不过勾结魔教显然是个好筐,什么罪名都能往里面装。
  三大高手一起围攻,宋伦渐渐不支。
  先前同魔教一战,他本就负伤。
  此刻一着不慎,当即被明镜长老一记禅杖打在背心,吐血倒地。
  赵王打算上去给他最后一击。
  突然,他身侧亮起一抹诡异幽暗的剑光。
  剑光无声无息
  刺客似虚似幻。
  赵王猝不及防,勉强应变抵挡。
  但对方剑意凝结成一条人面蛇身,通体赤红的怪龙。
  怪龙睁眼时,普天光明,即是白天。
  闭眼时,天昏地暗,即是黑夜。
  昼夜时光,这一刻仿佛颠倒混乱。
  赵王感觉自己的速度变得无限慢。
  而对方无限快。
  若是正面对敌全神戒备,或还可能抵挡。
  但现在遭遇突袭,被对方剑意侵袭,却难以挣脱。
  霎时间,鲜血飞溅。
  赵王重伤跌退。
  他抬头望着那个刺客:“魔教三十六密传,幻魔身法,还有烛龙剑?你是‘九阴幻剑’刘思?”
  女刺客二十来岁年纪,容貌秀美,看上去温柔娴雅。
  她微笑说道:“你也可以叫我青龙一。”
  变起肘腋,心灯禅师也是一惊。
  他正要援护赵王,忽然背后剧痛!
  心灯禅师嘴角溢血,难以置信的回头。
  明镜长老手持禅杖,神色平静。
  “她是青龙一。”明镜长老静静说道:“贫僧是龙一。”
  心灯禅师脸色连续变化:“魔教青龙殿外三条龙,久仰大名,可老衲怎么都料不到,明镜师兄你竟然也被魔教收买。”
  江湖传言,魔教青龙殿里有青龙七宿、十八龙爪、一百零八龙鳞。
  而在殿外,却还有三条龙。
  全是名门耆宿强者,平时在自家势力仍旧道貌岸然,却已暗中投身魔教。
  明镜长老神色淡然:“佛渡不了众生,为众生计,唯有另寻真理。”
  “老衲无心与明镜师兄辩论。”心灯禅师苦笑着看向软倒一旁的宋伦:“只可惜听信你谎言,对不住宋堂主。”
  宋伦冷哼一声。
  明镜长老则微笑道:“你们三个,我们两个,贫僧不得不用计,心灯师兄请勿见怪。”
  青龙第一宿刘思则持剑上前:“心灯禅师不必惋惜,反正你们三人都是一个下场。”
  “老衲不这么认为。”心灯禅师说着,双掌猛地一合:“这里,是金顶。”
  在他头顶,佛门武道禅意,凝结为巨大的佛灯,照亮四方。
  受他影响,整个金顶的佛光,重新明亮起来。
  道道佛光加持,庞大的金顶佛灯犹如山岳一般,笼罩心灯禅师、赵王还有宋伦三人。
  刘思的剑,明镜长老的禅杖,都被佛光阻挡。
  “老衲反击无力,固守待援,尚可支撑。”心灯禅师双掌合十说道。
  但就在这时,他背后再受重击!
  来自佛光护法的内部。
  头顶佛灯,瞬间黯淡。
  心灯禅师艰难转头。
  宋伦淡淡说道:“大师,得罪了。”
  说罢,第二拳落在心灯禅师身上!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翻页|续看|报错|更新

金祥彩票存取款一分钟火速到账,双面盘1.999,定位胆9.99,立即点击加入
澳门金沙官网直营新老葡京、威尼斯人,百家乐千款游戏,大额无忧!
澳门太阳城真人 电子 棋牌游戏最高返水达3%
▓盛兴彩票▓两面盘1.999,定位胆9.99,每天签到,最高可领彩金5888元
最火爆的网赚方式,95后一女子上大学期间,用微信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
风语贴吧 wap版
返回首页 排行 新书榜 书架
烽火中文 FHZW.CN
如喜欢本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立即予以处理
网站报错QQ:2050318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