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处-----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59.怀疑(求推荐票!求收藏!)
    聂华快步走到石镜身边:“你斩断自己的手臂,四师弟的手臂也接不回来。”
  石镜点头:“我知道。”
  聂华看了看解星芒,见其伤情没有恶化,便转身帮石镜包扎:“你这又是何苦?”
  “我做出错误的决定,连累了四师兄,委屈了应姑娘,理应受此惩罚。”石镜声音有些微弱,但语气很平和。
  聂华叹息:“眼下我们尚未脱险,四师弟更重伤,不管怎么说,你也先等我们大家安全之后再考虑这些事情啊,现在不是白白折损自己的实力吗?”
  石镜轻轻摇头。
  “过了今天,还有明天,这次脱险,以后能说魔教未灭,要留有用之身,等到灭了魔教,还能说异族为患,真的天下太平后,可说未雨绸缪,防备jiān邪死灰复燃。”
  白衣少年看着一旁昏迷的解星芒:“今天推明天,今年推明年,总能找到借口的,长此以往,明心蒙尘,才会慧剑不再。
  如今断这一臂,其实偿不清欠四师兄的债,但擦拭慧剑,有一战之力,拼去性命不要,也定要护四师兄脱险。”
  聂华看着自家小师弟,沉默不语。
  半晌后,他才开口:“五师弟,我其实一直有疑问,今日一战,你似乎有些……偏执,不像从前那般冷静。”
  石镜面色黯然。
  “应姑娘决绝的舍弃一身昊天剑气,她已经做出自己的选择,即便回归魔皇身边,也难助魔皇疗伤。”聂华说道:“假使如约交换人质,四师弟或许能平安归来,魔皇虽霸道,但观其平素言行,是个讲口齿的人。”
  他注视石镜:“如果只是怀疑魔教不讲信用的话,你最终的决定,是否还是有些……太冒险了?”
  石镜轻声答道:“三师兄你所言不差,今日劫数,全是我的过错。”
  白衣少年微微仰首:“我的心乱了,眼也就变得不明,陷入迷障,一意孤行,最终害了大家……”
  聂华微微沉默。
  然后问道:“你……是不是钟情应姑娘?”
  石镜闭上眼睛,片刻后说道:“之前,我不确定,我只是不希望眼睁睁看着她重投魔窟,现在人清醒些了,我想……是的。
  三师兄,我……不太懂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刚认识那么短时间……”
  聂华直视他。
  然后抬起手。
  一耳光扇在白衣少年脸上!
  石镜不躲不闪,挨了这一下,只是神情黯然的看着人事不省的解星芒。
  聂华仰天长叹一声。
  再次抬起的手,没有打落,而是拍了拍石镜的肩膀。
  “这些年,唯有现在,我才觉得你跟你的年龄相符,而不是老早的时候小小年纪就跟个小大人似的。”
  聂华连连摇头:“十七年来,你第一次涉及男女之情,拎不清才是正常的,毕竟这玩意,很多时候无法算计衡量分析,而你又从未经历过,难免会犯傻,我以前还一直担心你这一关什么时候过……”
  说到这里,他声音渐渐低下去。
  眼角余光看了看躺在一旁的解星芒,又看了看石镜断臂的伤口,聂华不由自主叹气。
  可惜,过这一关的代价太大了。
  石镜也在看着解星芒。
  目光中满是黯然愧色。
  聂华长长吐出一口气,然后又用力一拍石镜肩膀。
  “打起精神来,记住你自己刚才说过的话,你这条胳膊,还不清你欠四师弟的,接下来首要之事,先护着四师兄撤走逃离魔教的威胁,其他一切都不要多想,等大家都脱险,后账你们两个私下慢慢再算!”
  石镜深呼吸:“我明白!”
  聂华凑到他跟前,面对面,四目相对:“回答我,你现在真的冷静下来了吗?你现在是我熟悉的那柄慧剑了吗?”
  石镜转头看向一旁的解星芒,沉声答道:“必须是。”
  “讲讲你现在的想法。”聂华点头,后退几步坐下。
  感受到对方一如既往的信任和支持,石镜心中发热。
  他定了定神,目光已经彻底恢复清明。
  “局面,或许没有那么悲观。”
  石镜第一句话便如此说道。
  聂华静静听着。
  “追击我们的魔教好手,大多分散开,单独一路追兵,我们可以应付。”石镜言道:“最大的压力,其实来自于后面压阵的魔皇本人。”
  白衣少年面无血色,但眼睛发亮。
  “但如果仔细想一想,这威胁是真的存在吗?”
  聂华闻言说道:“魔皇目无余子,自矜身份,其眼中的对手是师父,是刀皇,最不济也是五帝中人,等闲情况下,他不屑出手。
  但如果有人惹到他头上,又或者手下魔教中人无法解决必须他自己出手,那魔皇也不会跟我们客气。”
  “表面看起来确实如此。”石镜点点头:“但三师兄你有没有留意到,自与师父一战后,一直以来,魔皇即便出手,但都只是惊鸿一现,浅尝辄止?”
  聂华皱眉,没有说话。
  石镜徐徐说道:“当初魔教攻破金顶华严寺的过程,魔皇的做派就透着诡异。
  其后他击败黑帝修哲,看似胜得轻松,但具体经过却有取巧之嫌,隐现外强中干之相。
  今日一战,魔皇看起来再次大显神威,以如来魔掌破如来魔掌,一招击败魔僧明法。
  但并非以力取胜,而是因为其第五式魔掌,正好克制明法的步步地狱。
  结合他与黑帝修哲一战的经过来看,虽然结果都胜得威风凛凛,但两战都不是以强胜强,而是攻敌短处,趁虚而入。”
  “所以,你怀疑魔皇远不如表面那么强势?”聂华问道。
  “准确说来,我怀疑他根本就不能久战,跟今日的黑帝修哲一样重伤在身,能不出手尽量不出手,只是他有某种魔功,可以更好的集中自身力量,毕其功于一役。”石镜言道:“一次两次,或许说明不了问题,但每次都这样,我实在不得不怀疑。”
  聂华沉思不语。
  石镜轻声道:“尤其是今天,他刚刚出手的时候,明显是想将我们四人一网打尽。
  但魔僧明法竟然会步步地狱,出乎其预料,迫使魔皇不得不与之硬拼一招。
  明法虽死,你我二人同六殿下幸免于难。
  之后魔皇就不再出手了。
  我其实怀疑,武帝之境的实力,他只能保持很短时间,甚至,就一两招出手的机会,而且之后需要时间调养才能再与人动手。”
  “即便你所想没错,凭你我二人眼下,也奈何不得对方。”聂华言道:“现在我们溃败,还要照顾周全四师弟,无需魔皇亲自动手,他手下魔教中人就让我们疲于奔命。”
  石镜言道:“我先前铸成大错,不过未虑胜先虑败,我们其实还有一条后路的,虽然,我很不想走这一步。”
  聂华微微扬眉:“五师弟,你准备的这一手藏得深啊,把我们全瞒过去了。”
  石镜解释道:“并非隐瞒,而是我其实没准备,没跟对方接触过,我只是知道他们在哪里,现在我们把魔教追兵引过去就可以了。”
  聂华问道:“需要我去打打前站,先联系一下吗?”
  “不。”石镜坚决摇头:“今日之战,虽然我有失误,但魔皇近乎算无遗策,这并不寻常。”
  他看向聂华:“我不是说在说内鬼。”
  聂华听出对方话里有话:“怎么讲?”
  “魔教青龙殿渗透神州中土,触角遍布天下,更有青龙殿外三条龙的说法,明镜通敌,让神州人人自危。”石镜徐徐说道:“我初时也怀疑内jiān通敌告密,但后来细想,或许因为明镜和蜀州金顶之事,让我们只顾提防内jiān,而忽视其他问题。”
  他看向聂华:“或许,魔教有其他特殊渠道,能监视我们的动向,魔教中人眼下追杀我们追得这么紧,也说明他们可能有特殊法门掌握咱们的行踪。”
  对聂华和解星芒,石镜自然信任。
  聂华同样如此,闻言徐徐点头。
  “所以,我们的动作尽量少,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尽量不惊动对方,引对方到我们的陷阱埋伏中,越简单,就越隐蔽。”石镜最后说道。
  两人计划停当,便即带着解星芒重新动身。
  …………
  六龙皇辇上,陈洛阳在自己的静室中,正式开炉,尝试炼制十转归元丹。
  此丹炼成,结合剑皇磨剑石碎片,自身伤势应该可以得到相当大的恢复缓解。
  他小心翼翼操作。
  一番功夫,辛苦折腾。
  当看见鼎炉中冒出淡淡紫烟后,陈洛阳脸上终于露出笑容,心头大石落地。
  他成功了。
  眼下只需要静静等候整十个时辰的时间,灵丹便正式出炉。
  陈洛阳放松身体,活动了一下四肢。
  他走到一旁座下,看着地面上那尊升腾淡淡紫烟的鼎炉。
  心里美滋滋。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翻页|续看|报错|更新

金祥彩票存取款一分钟火速到账,双面盘1.999,定位胆9.99,立即点击加入
澳门金沙官网直营新老葡京、威尼斯人,百家乐千款游戏,大额无忧!
澳门太阳城真人 电子 棋牌游戏最高返水达3%
▓盛兴彩票▓两面盘1.999,定位胆9.99,每天签到,最高可领彩金5888元
最火爆的网赚方式,95后一女子上大学期间,用微信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
风语贴吧 wap版
返回首页 排行 新书榜 书架
烽火中文 FHZW.CN
如喜欢本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立即予以处理
网站报错QQ:2050318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