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第十一章 帮学姐个忙呗?
    何凡这段时间一直思考如何修炼的问题。哪怕他明知自己不能修炼,但心底依然存着一丝侥幸。
  这个名叫“法海不懂爱”的群主所上传的文档,正是他此时最迫切需要的。
  何凡很快就看完了那篇文档。
  文档只有几千字,写的并不晦涩深奥,很是浅显直白。
  按照文档中的说法,不管是人类还是动物,其修炼的目的都是为了解决三个问题。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对于这句话,何凡也不陌生。因为但凡看过一些书的人,都知道这句话是哲学上的终极三问。
  因为,没人能解答这三个问题。一旦有人解答了,那么这个人不是神棍,就是骗子。
  如果在辩论的时候,有人提出这三个问题,那他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杠精。
  修行重视的也不是答案何凡在前厅等了小半个小时,等的他都有些不耐烦了。
  “话说,你们经理不会把我的金镯子给昧了吧!”
  “告诉你们,我事先可是拍过照的,要是你们敢给我掉包,我就投诉报警!”
  “先生,您说笑了,我们这么大的店,怎么会做那种事情。”
  “这可说不准,没准就店大欺客呢!”
  就在这时,何凡见到刚刚离开的那个经理,跟在一个女生身后走了过来。
  这个女生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大,长得很漂亮,尤其是那双大长腿,很白,很细,嗯,很晃眼。
  “先生……先生?”
  “啊!”
  “是您要卖镯子吗?”
  见到眼前这个男生,在自己喊了几次才从自己的大腿上挪开眼睛,王楠的心里就忍不住一阵鄙夷,暗暗想道,哼,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尽管心里很看不起眼前这个男生,可王楠脸上仍然挂着得体的微笑,随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龙凤戏珠纹金钏随意的放在柜台上,生怕对方看出自己很重视这东西。
  “先生,您的这个镯子虽然旧了点,款式也有点老,但品相还不错,分量也挺足,所以,我们金店决定收了。”
  “你们打算多少钱收?”
  王楠故作沉吟一下,又拿起柜台上的金钏看了看,紧紧皱起眉头。
  “这个……我们金店正常售价是338一克,可我们采购价是278一克。”
  “另外,你这个是旧首饰,款式太陈旧了,现在的顾客根本不喜欢,只能回炉重做,这样一来还得加上额外的人工费。”
  “所以,你这个镯子,我们最多能给你二百六一克,不知你能不能接受?”
  “哦……”
  何凡听完了对方的报价,直接将金镯子给收了起来。然后,从里边拿出一根金条。
  “要是二百六的话,那就先把这个卖了吧。”
  “what!”
  王楠直接傻眼,其实,二百六一克,按照旧首饰回收,已经算是高价了。如果不是看在对方的这件首饰是文物,她顶多给二百五一克!
  “不是……先生,您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事?”
  “什么搞错了?”
  “我是说收那只金镯子可以开到二百六一克!”
  “没搞错啊,反正你们收了也是要回炉重做,那收金镯子和金条是一样的啊。”
  “呃……”
  王楠直接傻眼,随即有些惊奇的看了看眼前这个男生。心道,本大小姐做了这么多年生意,竟然被你一个小青年给绕了!
  不过,为了不让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起疑,王楠还是咬牙认了。
  “好吧,我收!”
  “杜丽,检验、称重,收货!”
  “好的,我这就让人过来。”
  不多时,一个老师傅带着高精度的电子秤走过来,先是让何凡检查一下电子秤的精度,这才当着何凡的面对金条称重。
  “正好一百克,按照回收价格二百五计算,应该是二万五。”
  听到是二百五,何凡直接不干了,你这是骂人还是骂人啊!
  “不对,这个女的刚刚说二百六一克,应该是两万六!”
  “呃……”
  老师傅看看王楠,然后又看看其他人,心道,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老板跟这个人认识?
  不过,他也只是随口报价,不管回收价多少钱,也不用他掏钱。见到经历和老板都没说话,他也就老老实实闭嘴了。
  “那就给钱?”
  杜丽看看老板,见老板阴着脸不说话,不由忐忑的回了一句。
  “这个……先生,您是要现金,还是银行转账?”
  “转账吧。”
  “好的,我马上就去转,可能有几分钟延迟……”
  在杜丽走后,王楠废了好大的劲儿,才终于酝酿出情绪。
  “这位先生,您那个金镯子不打算卖了吗?”
  “不急着卖,那个我打算留着送给我以后的女朋友。”
  “咦,你现在还没女朋友吗?”
  王楠这样说的时候,还露出一个自认为甜美的微笑。只是她那一脸的霸道总裁范,让人怎么看怎么别扭。
  然而,何凡却是脑门上直冒黑线,尤其看到对方幸灾乐祸的样子。
  “话说,没女朋友很丢人吗?”
  王楠见何凡露出不悦的表情,就知道对方误会自己了,赶忙解释。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现在大学里女生很多呀,像你这么帅气的男生,不应该找不到女朋友……”
  “要不要姐姐帮你介绍一个?我们乾阳大学可是美女如云哟!”
  “你也是乾阳大学的?”
  听到何凡这样说,王楠的眼睛顿时亮了。没想到,眼前这个男生竟然跟自己同校,那就方便拉关系,套近乎了。
  “是啊是啊,难道说你也是乾阳大学的?”
  “我是工管系的,今年上大三,你呢?”
  “我也是工管系的,今年读大二。”
  “哈哈,学弟你好,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学姐帮忙哟。”
  “对了,按照道理说,你应该认识我吧?”
  王楠在学校里很出名,虽然没有在学生会任职,但她是公认的系花,她不认为眼前这个男生会不认识她。
  对方肯定是早就认出她了,故意装作不认识,好引起她的好奇。
  哼,这样的大猪蹄子,她见得多了!
  然而,让她失望的是,何凡还真就不认识。
  “这个……我真不认识你……”
  何凡平时除了上课睡觉,就是下课看小说,很少跟人出去玩,也很少跟人交流。
  所以,对于学校的系花、院花啥的,他一无所知。即使偶尔听到别人议论,他也完全不感兴趣。
  反正不管什么花,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那王楠的名字你总听说过吧?连续三年拿国家奖学金那个!”
  王楠已经放弃利用自己的美色了,决定用自己的知识征服眼前这个男生!
  “对不起学霸,学霸再见,我是学渣!”
  何凡最讨厌学习了,如果不是迫于老妈的yín威,他宁愿去学挖掘机,也不愿意上大学。
  就在这时,何凡收到手机银行的转账短信,见到两万六千块钱到账,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学弟,别急着走啊……帮学姐个忙呗?”
  “呃?”
  “学姐是勤工俭学的学生,利用业余时间在这儿打工,您能把那个镯子卖给我,给我增加点业绩吗?”
  何凡犹豫了,如果对方真是勤工俭学的学生,自己理应照顾一把。
  王楠见到何凡回头,心里暗道一声有戏,赶忙开始卖惨。
  “学弟,学姐都好几天没成单了,今天要是再不成单就要被解雇了,嘤嘤嘤……”
  就在这时,杜丽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对王楠说了一声。
  “老板,钱已经给他转过去了。”
  何凡一听这话,当即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什么,你是这儿的老板?”
  这次何凡生气了,掉头就走,再也不想看见这个漂亮的女骗子。
  “她明明是老板,竟然敢骗我说勤工俭学!”
  在何凡走后,杜丽一脸的忐忑。
  “老板,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杜丽!”
  “你这个月奖金没啦!!!”,而是解题的过程。
  人类和妖修只有在解决第一个哲学问题时有一定的区别,其它两个问题则完全一样。
  这唯一的区别,也只是妖类和人类切入的角度不同。
  对于人类而言,最难的是让大脑如何变得空白,进入玄妙难言的空灵境界。
  这是从“有思考”到“不思考”的过程,也就是彻底的让心静下来。
  不思考不是没有思考,不思考只是不去想事情,但依然有自己的主观意识。
  对于动物来说,最难的就是让大脑变得不空白。
  因为动物完全按照本能行事,对于世间万物根本没有自己的思考。
  所以,动物想要修炼,首先要做的就是从“无思”到“有思”再到“不思”。
  搞明白人类好动物的修炼区别,何凡就打算着手开始尝试了。
  对于人类的修炼方式,何凡直接放弃。
  因为从“有思”到“无思”,看起来简单,实际上非常难。
  何凡高中的时候,因为看仙侠小说入迷,也曾尝试着打坐修炼。
  然而,入门的第一关他就过不去。
  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越是告诉自己不想事情,脑子里想的事情越多。到了最后,就跟幻灯片似的,一幕接着一幕,直至困倦睡着。
  所以,何凡直接把自己想象成动物,尝试从“无思”到“有思”再到“不思”。
  具体到动物的修炼过程里,所谓的“无思”指的是动物没有自我的主体意识,只能依据本能行事。
  当它们开始思考“我是谁”的时候,就证明它们拥有了智慧,开始用自己的眼光审视世界。
  在这一阶段,它们的身体会发生变异,自动自发的进入“空灵”状态,也就是通灵境界。
  何凡向来是个想到就去做的人,他在弄明白动物的修炼方法后,脑子里直接开始思考“我是谁”的问题。
  在以前,何凡从来没考虑过“我是谁”这种问题,在他看来,这个根本就不需要考虑。
  他就是他,名叫何凡,是大三的一名学生。
  然而,当他真的认真思考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比如说,他叫何凡。可世上有成千上万个叫何凡的人,那么能说何凡就是他吗?
  再比如说,他是大三学生,可学校里大三学生就有几千人,也不能说大三学生就是他。
  他想了很多个可能,最后都被自己给推翻。
  不知不觉中,下课铃声响起,老师和同学相继离去,何凡依然坐在座位上思考这个问题。
  哪怕当上课铃声再次响起,教室里已经换了一批人,何凡依然茫然的坐在那儿,陷入自己的思考当中。
  “我到底是谁?谁才是我?”
  何凡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一个思想的漩涡,他越是努力挣扎,越是无法挣脱。
  太阳西沉,月华初上,何凡依然留在教室里,只是从坐姿变成了躺着。
  就在何凡苦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阵嗒嗒嗒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就是推门的声音。
  何凡悚然一惊,这深更半夜谁会来教室?该不会是鬼吧?
  他非常想爬起来,可长时间的僵卧,让他根本无法控制身体。
  就在何凡满心惊恐的时候,进来的那个人说了一句话,使他彻底安静下来。
  “安迪小宝贝,今天我带你玩个刺激的,咱们在这里cosplay好不好?”
  “喵,喵喵喵……”
  原来是甄蕊老师,没想到她竟然会跑到教室来玩cosplay!
  “唉,每天都为别人的目光而活着,感觉活的好累啊,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活回自己!”
  甄蕊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从手提袋里拿出新买的“皮肤”。
  本来浑浑噩噩的何凡,听到甄蕊的这番自言自语,有如当头棒喝一番,脑子里轰然炸响。
  “对啊,不管是学校里平凡的何凡,还是网上潜水的何来的平凡,亦或者妈妈眼中不争气的儿子小凡,老师眼中最没存在感的何凡……”
  “这些人其实都是我啊,只是‘我’因为不同的需要而做的伪装而已!”
  “比如说,在妈妈面前,哪怕我不爱学习,依然要装出看书的样子。”
  “在老师面前,哪怕我不爱上课,也依然要坐在那里熬到下课。”
  “在同学面前,哪怕我不喜欢他们说的话,做的事,可依然要装出喜欢的样子。”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从‘我’演变而来,都是‘我’的一种伪装。”
  “我只要去掉这层伪装,那么我就是真的‘我’了!”
  想到这里,何凡的心突然平静下来,整个人进入心如止水,不思不想的空灵状态。
  随即,何凡觉得xiōng口一阵烦闷,他想尝试着起来。
  可脑子里刚一动这个念头,何凡就惊讶的发现,自己真的起来了,而且还是飞起来!
  一个淡淡的虚影从何凡的身体里飘了起来,沐浴在洁白的月光中。
  “这是……灵魂出窍?”
  漂浮在半空中的何凡,感受到星星点点的月光被自己吸入体内。随着吸入的月光增加,漂浮在半空中的虚影也越来越凝实。
  “这就是动物们的通灵境界吧?可以自动的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
  “那现在吸收的就是月华吗?”
  何凡也搞不清楚自己是否进入了通灵境界,毕竟,他只是被强行安了个“前辈高人”的人设,其本人对于修炼界的东西,那完全是纸上谈兵。
  灵魂沐浴在月光中很舒服,就如同酷热的三伏天,突然钻进空调房一般清爽,爽的何凡想呻音。
  不过,他终究是没有呻音,因为他突然看到甄蕊老师开始扮装了……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翻页|续看|报错|更新

金祥彩票存取款一分钟火速到账,双面盘1.999,定位胆9.99,立即点击加入
澳门金沙官网直营新老葡京、威尼斯人,百家乐千款游戏,大额无忧!
澳门太阳城在线直营,十周年活动首冲送20%!PK10等.大额无忧!!
▓盛兴彩票▓两面盘1.999,定位胆9.99,每天签到,最高可领彩金5888元
最火爆的网赚方式,95后一女子上大学期间,用微信刷出20万收入,方法惊呆众人
风语贴吧 wap版
返回首页 排行 新书榜 书架
烽火中文 FHZW.CN
如喜欢本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立即予以处理
网站报错QQ:2050318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