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彩票,下载手机APP最高送888元!
----------------------------------------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临别小聚
    躲避与拒绝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所产生的后果更是天壤之别。
  李泰一味的躲避,不愿牵扯进储位之争,无论太子亦或是晋王都能够予以理解,这个时候只要魏王不是站在对立的一方,就可以接受;然而若是找上门去却被拒绝,这就是截然不同的态度了。
  所以李泰才着急南下,试图置身事外,眼不见为净……
  房俊表示理解,颔首道:“家中已经准备停当,宫里也在抓紧筹备长乐、晋阳两位公主的行装,到底是女子,随身携带的东西难免琐碎繁多,不过无论如何,明日一早,咱们准时启程,就算准备的略有去欠缺,也大可抵达江南之后就地采买置办。”
  他也着急,此番南下并不会一帆风顺。
  当初以太原王氏为首的几大门阀为了向他表示歉意争取他的谅解,故而将诸多产业尽皆相赠,若是他独自前往接收,自然不会有什么意外。
  但是如今自己将这些货殖产业转赠给魏王李泰,那些门阀就未必能够甘心了,追根究底,还是储位之争的缘故——他房俊算是太子的坚实班底,毋庸置疑的太子党,魏王名义上置身事外,心里的想法谁也不知道,万一房俊借着这些货殖产业的转赠使得魏王有了投向太子的意图,最终这些货殖产业搞不好就会落入太子的口袋。
  那太原王氏等门阀岂不是等同于“资敌”?
  要知道晋王李治的王妃可就是太原王氏的嫡女……
  所以此行必定颇多周折。
  更何况还有关陇贵族于暗中虎视眈眈,说不得窥得时机,就会猝然对他这个死敌狠下杀手……
  想到这里,房俊不仅嗟叹一声,无奈道:“微臣此次算是冒着生命危险南下,为了殿下两肋插刀啊。”
  李泰斜眼睨着他,冷笑道:“施恩不望报,你这一点小恩小惠便整日里挂在嘴上,愈发显得斤斤计较、掂斤播两,不仅有失君子之风,更显得心xiōng狭隘、利益为先,真真令本王颇为失望。”
  房俊无语,辩解道:“这其实几斤几两的小事儿?这是拎着脑袋的风险啊!关陇那帮人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调集了关内关外的家兵死士,埋伏在某一处就等着微臣抵达便一拥而上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呢!”
  李泰一脸不以为然,摆摆手道:“你房二那也是冲锋陷阵斩将杀敌的战将,怎地这会儿却这般胆小如鼠贪生怕死?行了行了,莫要多说,算是本王欠你一个人情,当真有人敢暗中行刺,本王保证站在你的前头,只要本王不死,就保你一条小命儿!”
  嘴上说的不耐烦,但是心里却深明厉害,不可能不领房俊的这份人情。
  “殿下可得说话算话,一旦有险情,那微臣必然躲在殿下身后!”
  “罗里吧嗦的,简直丢人!既然明日一早启程,那本王就暂且回府一趟,叮嘱一些事宜,明早咱们城南码头汇合。”
  “恭送殿下!”
  “留步吧!”
  ……
  看着李泰率领一众禁卫策骑而去,房俊眯了眯眼,瞅了瞅头顶的太阳,招呼身后的亲兵部曲:“随某进城一趟。”
  “喏!”
  一众亲兵部曲簇拥着他翻身上马,然后前后左右将他夹在中间,时刻防备着有可能忽如起来的暗箭,策骑追着李泰的后头下了骊山,进入长安城。
  到了芙蓉园附近,前头李泰一行人勒住马缰驻足停留,待到房俊到了近前,李泰蹙眉问道:“还有何事,为何跟着本王?”
  房俊笑道:“想起尚有一位故友未曾拜别,故而前来相会,碰巧与殿下同路而已。”
  “同路?”
  李泰略微错愕,左右张望一番,此地已然到了芙蓉园,唯有一条路向前,前边树林之后便是曲江,沿江皆是芙蓉园范围之内,怎么可能同路?
  除非房俊所言的那位友人也住在芙蓉园……
  李泰先是面露惊异,继而坐在马上一条大拇指,赞道:“都说房二郎文武双全,更有宰辅之才,如今本王方才知晓,原来还是一位攀花折柳的风流才子,本王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房俊倒也一点不尴尬,嘿嘿笑道:“理解万岁,理解万岁。”
  善德女王的住所便是由芙蓉园划拨出去的一处院落,这芙蓉园原本整个都是魏王李泰的产业,在他眼皮子底下,自己除非往后再也不去善德女王的住处,否则迟早逃不过李泰的耳目,还不如事先令其知晓此事,省得麻烦。
  李泰瞅了房俊一眼,意味深长的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二郎才是天下有数的才子,倒也配得上那位佳人。只是这色字头上一把刀,石榴裙下乱葬岗,风流潇洒自是令人艳羡,但若是因此遭受飞来横祸,那可就得不偿失了。言尽于此,本王先行一步!”
  言罢,打马率领禁卫当先而行,自回芙蓉园中的府邸。
  房俊啧啧嘴,无奈苦笑,也领着亲兵部曲进了园子,径自前往善德女王的住处。
  他自然明白李泰刚才那番话的意思,就是惊醒他万事小心,如今关陇贵族四处搜罗他的行踪,一旦疏忽之下被人家有机可乘,那可就大事不妙。
  毕竟之前房俊就曾在善德女王住所的大门前遭遇了一次刺杀,险些丢了小命儿,若是仍旧记不得教训,被关陇贵族给得手,那他房俊可不仅仅是一命呜呼那么简单,这一世英名也算是沦为笑柄了……
  到了善德女王住所的大门口,早有新罗跟来的仆人远远的瞧见了,小跑着迎上来,陪着笑问安。
  房俊没理会,吩咐手底下的亲兵部曲看守门口,然后分出人去沿着整个住所的外墙巡逻警戒,一旦有异常情况要及时示警。
  这才下马随着仆人进了院子。
  ……
  正堂里燃着檀香,得了消息的善德女王正从楼上拾阶而下,一袭浅白色的长裙紧裹着窈窕丰腴的娇躯,步履款款之间,环佩叮当,风情万种。
  秀媚的面容染满了惊喜之色,上前微微俯身见礼,声音清越:“原来是越国公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房俊抬手还礼,笑道:“冒昧来访,实在唐突。”
  这女人论容颜之精致,不及长乐、萧淑儿,论风情之妩媚,也不及武媚娘,论富贵堂皇之气质,较之高阳公主也略有不如,但不知为何,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之间,偏偏充满了那种令人垂涎的魅惑,引得男人心猿意马,恨不得扑上前去将其摁在身下恣意鞑伐。
  金胜曼抬头见到房俊眼中的灼热,芳心微微一颤,莹白的面容染上一抹酡红,轻轻挥手将仆人侍女尽皆斥退。
  此间皆是她从新罗带来的心腹,忠心耿耿,也都知道她与房俊之间的关系,故而也不担心她的安危,一个个俯首帖耳,尽皆快步退出。
  金胜曼愈发感受到房俊灼热的眼神,微微低头避开锋芒,轻声道:“还请越国公稍作,待吾烧水烹茶……哎呦!”
  房俊早已经上前一步,一手揽住她的后背,一手挽起她的腿弯,将其横抱在怀中,俯身在光洁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盯着她慌乱羞窘的眸子,轻笑道:“岂敢让女王陛下屈尊侍候?自然是微臣鞠躬尽瘁,服侍女王陛下才是。”
  金胜曼被他横抱在怀中,鼻端满是男儿气息,听着这等轻薄话儿,连晶莹如玉的耳根都已经红透了,咬着嘴唇娇嗔一声:“登徒子……”便埋首进房俊怀中,手臂环保住房俊的脖子,娇躯软成一团。
  至于所谓的服侍,自然是千肯万肯。
  房俊哈哈一笑,温香软玉在怀,顿时豪情冲霄,沿着台阶径直上楼,将怀中佳人横放在那张宽敞温软的床榻之上。
  正所谓“枕上云收又困倦,梦中蝶锁几纵横。倚缘天借人方便,玉露为凉六七更”……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翻页|续看|报错|更新

澳门太阳城真人,电子,棋牌最高返水达3%,注册即送58元体验金
钻石彩票,下载手机APP最高送888元!
风语贴吧 wap版
返回首页 排行 新书榜 书架
烽火中文 FHZW.CN
如喜欢本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立即予以处理
网站报错QQ:2050318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