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彩票,下载手机APP最高送888元!
----------------------------------------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第五百二十九章 泾渭分明
    杜荷此言一出,周围几人尽皆一愣。
  倒不是说不愿带上杜荷一起南下,而是杜荷身为尚乘奉御,肩负宿卫皇宫之责,他若是南下,麾下一旅禁卫交由谁来统御?
  勋贵子弟番上宿卫,乃是历来的规矩,换了别人皇帝陛下也信不过,焉能将自己卧榻之侧交由自己不信任之人?尤其是眼下皇权与关陇势力针锋相对,这等关口似杜荷这等功勋之后断然不可无辜缺勤。
  房俊没领会杜荷的忌惮提防,蹙眉疑惑道:“一起南下自然无妨,只是杜兄身负重任,来时可曾向陛下告假,以便宫中禁卫安排旁人接替杜兄之职责?”
  杜荷嗫嚅几声,知道自己鲁莽了。
  他本是临时心血来潮,何曾知会过李二陛下?如果自作主张随同南下,导致宫中戍卫混乱,那可是形同死罪。可若是不去江南,这一路上又唯恐房俊对自家娘子下手,这小子文采非凡才气纵横,最是能够打动自家娘子这般矜持清高的女子芳心,万一逮个机会做下那等越轨之事……
  杜荷越想越怕,只得硬着头皮道:“宫中戍卫,不过是点卯应付而已,当真有事发生,自有‘百骑司’严守宫禁,吾等纨绔子弟又能有什么用呢?吾等戍卫皇宫,五日一轮,即便南下一两月,也不过是缺任几次,误不得大事。”
  房俊无语。
  功勋子弟番上乃是高祖皇帝定下来的规矩,更是军中成例,岂能由得你说来就来、说不来就不来?
  魏王李泰也紧蹙没有,瞅了杜荷一眼,沉声道:“兹事体大,焉能随意决断?若是当真意yù南下,大可以向父皇告假得到允准之后,再乘坐快船追上来,万不可自作主张。”
  因为城阳公主就在身侧,所以李泰算是留了余地,否则以他的性子,怕不是就要破口大骂。
  你当番上戍卫是儿戏呢?
  城阳公主却早已经变了脸色。
  所谓夫妻同心,虽然他们这对儿夫妻算不得贴心贴肺,但是共同生活在一起自然比旁人更加了解彼此的性格,对于彼此的心意也更有默契。之前杜荷表现出来的对于房俊的厌恶、疏远那可是实打实的,虽然如今在太子劝说之下有所转变,却也绝无可能愿意同乘一船、游览千里。
  分明就是害怕自己与房俊接触太多,日久生情……
  简直是个混账,心思龌蹉,将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城阳公主又羞又恼,俏脸上泛起一抹红晕,盯着杜荷冷声道:“堂堂七尺男儿,自当肩负职责,报效君王,岂能玩物丧志,好逸恶劳?不经告假便擅离职守乃是死罪,本宫还不想变成寡妇,这便与你回府,不往江南便是。”
  旁人不懂这夫妻两人何以忽然起了争执,不好贸然插嘴,但心里大多埋怨杜荷多事。
  也老大不小的了,怎地这般任性妄为?
  看向杜荷的眼神便难免含着轻蔑与不满……
  杜荷自然感受得到众人的不满,更因为城阳公主的恼火而显得有些憋屈,老子岂是不知深浅恣意妄为之辈?可擅离职守固然是大罪,但比起有可能遭受到的耻辱,那完全没有可比性啊!
  头可断血可流,自己老婆偷人却万万不行!
  挺起xiōng膛,梗着脖子,杜荷一脸坚定:“殿下这说得是哪里话?你从小娇生惯养,平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此番却贸然南下万里,为夫岂能放心?江南固然风物宜人,却也多得是烟瘴横行之地,便是陛下当真治我擅离职守之罪,亦要守护在殿下身边,不使得殿下受到一丝半点的意外。”
  城阳公主气得脸儿通红,咬着银牙说不出话来。
  到底还是魏王李泰心思灵动,对于这队夫妻之间的感情问题也比旁人更为了解,此刻觉得杜荷的反应有些不合常理,在看到城阳公主满腹怒气却有不知如何发泄的模样,心里顿时一动……
  瞅了瞅城阳公主,又瞅了瞅房俊,再瞅了瞅长乐公主,魏王殿下心里有些恼火。
  房俊这个棒槌,难道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专门喜欢对自己的妻姐、妻妹下手?
  长乐也就罢了,毕竟已经和离,算是未曾婚配,折在房俊手里也无可奈何,可绝不能再将城阳也给搭进去……
  想了想,便说道:“难得杜二郎有这等心思,看着你们夫妻恩爱难舍难分,本王身为兄长自是感到欣慰,这样吧,稍后本王修书一封呈递给父皇,陈情恳请,请父皇允准杜二郎随行南下,即便父皇有什么处罚,本王一力担之。”
  晋阳公主年纪小,再是聪慧也不可能看透这其中的缘由,心里自然愿意见到自家姐姐夫妻恩爱和睦,见到李泰愿意给杜荷担保,便攥着白嫩的粉拳赞了一声:“皇兄威武!”
  李泰瞅着她,挤出一抹苦笑。
  威武个头啊,戍卫皇宫的武官却擅离职守,这是什么样的大罪?纵然父皇予以理解,但是规矩军法放在那里呢,自己说的轻巧,事后的处罚必然轻不了。
  想想就觉得冤,可谁叫自己是兄长呢?
  一个个的,都不省心啊……
  杜荷长长松了口气,抱拳施礼道:“多谢殿下维护!不过殿下放心,纵然陛下有任何责罚,微臣回来之后一力承担,绝不牵累殿下。”
  李泰冷哼一声:“自己说的话,自己最好记得!”
  一甩手走进船舱,自去写奏疏去了。
  这边房俊带着习君买了解了各艘船的性能,将四位公主安排在最中间那艘战船上,自己则与魏王李泰、杜荷乘坐旗舰。
  虽然心里憧憬着能够与长乐公主共乘一船,长路漫漫或许就能有私下相处的机会,不过他也懂得轻重,被高阳和晋阳查觉倒还无妨,可万一被城阳公主看出些什么不妥来,将来再传扬出去,那可就闹大发了。
  虽然城阳公主看上去并非那等长舌妇,却也不得不防……
  等到随行器物尽皆运输上船,房俊便下令起航。洁白的船帆升起一半,系在码头上的缆绳解开,沉重的铁锚从河底提起,战船缓缓起航。
  这种战船是内河船,水师当中配置极少,平素仅供水师巡逻长江以及吴淞江等内河水道之用,虽然是尖底,却也不如海船那般角度明显,故而吃水不深,不然河道太浅,搞不好就容易搁浅。
  好在每艘战船都装载了一些自铸造局运来的火器军械,再加上三百余兵卒、禁卫均分在三条船上,载重增加使得船体平稳,只要非是遭遇大风大làng,航行起来很是舒适,且船速极快,非是一般商船能够相比。
  船队由房家湾码头起航,沿着灞水顺流而下向东而去,到了蓝田附近折而向北,等同于绕着长安城的城墙而行,过了灞桥拐了一个弯,船队便进入浩荡的渭水,再一次转向,向东而行。
  没过多久,前方河道陡然出现一处转弯,水流湍急,却是另一条大河自北方携带着浑浊泛黄的河水奔涌而来,在此交汇。
  渭水清澈,泾水浑浊,交汇之处半清半浊,泾渭分明。
  由于刚刚起航不久,尚未出关中地界,所以房俊、李泰、杜荷等人并未回到旗舰,而是逗留在几位公主所在的船上,待到出了潼关,进入黄河,用过午膳之后再返回旗舰。
  晋阳公主虽然到过关中不少地方,但到底年纪小,首次乘船离开长安,显得很是兴奋,站在舷窗旁看着外头不断变换的景色兴致勃勃,此刻见到“泾渭分明”的奇观,更是忍不住惊叹:“泾以渭浊,湜湜其沚……当真神奇啊!”
  虽说泾渭交汇之处距离长安不远,但其余几位公主也不曾到过此处,闻言纷纷走过去向外眺望,啧啧称奇。
  房俊也负手站在几位公主身后,看着外头清浊两股河水汇流一处,泾渭分明,却不禁有些黯然神往。
  谁能想得到,如今的泾水浊、渭水清,到了千年之后沧海桑田,却又变成了泾水清、渭水浊?
  星移斗转,时移世易,这天地间每时每刻都在不停的变化着,从未有一层不变的存在。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翻页|续看|报错|更新

澳门太阳城真人,电子,棋牌最高返水达3%,注册即送58元体验金
钻石彩票,下载手机APP最高送888元!
风语贴吧 wap版
返回首页 排行 新书榜 书架
烽火中文 FHZW.CN
如喜欢本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立即予以处理
网站报错QQ:2050318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