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第七十三章人间大炮
    万物一剑道的对斩,核动力炉的爆炸,那记名为“死亡阴影”的无形之剑,在这片宇宙空间里引发了剧烈的动荡。
  战舰减速,激光微疏,就连星辰间的青山祖师光影都在渐渐幻散。
  对飞升者们来说,西来死前说的这几句话给他们带来了更剧烈的震动。
  能从朝天大陆飞升的修道者都是真正的仙人,拥有凡人难以想象的大智慧,无论是哪方面的智慧。
  看着远方那只如沉睡之鸟的半截尸骸,人们沉默不语,心里生出各自不同的想法。
  禅宗之祖想到自己的领路人、这时候在857行星地底苦思棋局、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曾圣人。
  他决定给自己改一个名字,然后去杀了圣人。
  陈屋山的石人强忍着背部的剧痛,抓住重伤的李将军向战舰飞去。
  他决定去与前进二号基地找到那个使刀的晚辈,与对方战一场。
  薄冰渐融,千里冰封阵处于崩解前的最后阶段,花溪眼里的茫然与冷漠两种情绪冲突的更加厉害,显得有些痛苦。
  在857基地的套房里,井九对她说他活着就是人类活着,刚才他又对她说他就是人类,她说但是人类不会这样想。
  西来是人类的一员,而且是极上层的一员,这时候他投出了自己的一票,站在了井九这边。
  这是井九获得的第一张票。
  他的情绪没有因为西来的死去发生什么变化,至少表面上。
  核动力炉的爆炸提供了无穷的光与热,让他感到了一丝温暖,也打断了人类文明信息洪流进入他脑海片刻,让他变得清醒了些,才有了与西来最后的几句对话。按道理来说,如此难得的清醒时刻,他应该想办法逃走或者反击,他却用来与西来说话,而且没有用神识——这些对话需要被这个宇宙听到,而且他与西来都是话不多的人,不用会太长时间。
  核爆余烬开始消退,一万艘战舰再次做好攻击的准备,那些引擎与武器平台再次点亮了满天繁星。
  星光可能有些刺眼,井九闭上眼睛,抿着嘴唇,似在暗暗用力。
  无数道森然的剑意从他的身体里散出。
  一些缭绕在已经微微变形的戒指周边,却始终无法破开引力场空间,接触到本体。
  牙齿是人类最坚硬的部位,而他是最坚硬的人类,可以想象当他咬牙的时候会有怎样巨大的力量。
  在文艺作品里,咬牙切齿往往用来形容极大的情绪波动后的决然与恨意,但他不是。
  啪的清脆一声,在花溪耳中响了起来,整个宇宙只有她听到了这个声音。
  井九咬碎了什么。
  几缕幽蓝色雾气从唇角与鼻子里溢出,瞬间被吸回身体里。
  被他咬碎的是一个用超强合金制成的小瓶子,瓶子里装的是沈云埋在度假星球用过的那种药剂。那天沈云埋被核动力炉炸的只剩一个脑袋,被他带回了酒店顶层的套房,当时套房里还剩着半箱子药剂,被他收了起来。至于收在哪里?离开朝天大陆之后,他的藏天下便没了藏处,前些天才想起以前曾经用过的手段,那就是把想要藏的东西吞入腹中。
  那种药剂最开始用来治疗外周神经病,后来发现可以调整脑神经放电,但副作用太大,大到可以视作最强的毒素,只需要一滴便能毒死好多人,他咬碎的那个超强合金小瓶里的份量,如果均匀分配只怕能毒死几十万人。
  井九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睫毛微微颤动。
  强大的毒素在剑元的摧动下更加可怕,高速进入他的大脑结构,强行隔绝某些区域的放电,成功地暂时阻止了人类文明信息的涌入,让他更加清醒。
  这个角度来说,他真的要感谢沈云埋,然后他睁开眼睛,看见了自己应该感谢的另一个人。
  说来有趣,他要感谢的这两个人都只剩下了一小截,区别只在于西来已经死了,沈云埋还在无尽的幽冥里等死。
  可能是因为在寒冷而无垠的宇宙里,西来的尸体没有变成仙气碎片,也没有生成什么天地感应。
  井九收回视线,望向远方那艘战舰,眼神平静,只有在最深的地方能够看到隐而将发的剑光与极淡的疯狂意味。
  核爆余烬开始消退,一万艘战舰再次做好攻击的准备,那些引擎与武器平台再次点亮了满天繁星。
  陈屋山石人抓着李将军,已经快要回到战舰里。
  李将军也在看着远方的井九,眼里有些疲惫,还有些不解。
  这时候井九的意识已经快要被冲毁,更关键的是,青山祖师的那段程序已经进入他的身体。
  剑已入鞘,还能如何?
  ……
  ……
  还是景阳真人的时候,他很少离开青山洞府,极偶尔游历也是与连三月一道,加上境界太高,没怎么受过伤。真正危险的时刻也只有青山内乱那一次,噢,不,是两次。
  飞升失败,他转剑生再次修道,更是很难受伤,除了西海那次,噢,又想到眼前这个死人了,还有几次危险都是对抗仙箓或是大漩涡处的天地之威。境界大成之后,他再没有受过伤,更不要说像现在这样近乎绝望的境况。
  伤势不在身体,而在道心神魂。
  那个程序在他的精神世界里就像一道锁链,然后具化成青色的光绳,系在他的手腕上,让他感觉身体无比沉重,难以移动。
  在与西来进行最后对话的时候,他便已经在道心里做了数百次推演模拟,确认无法动用幽冥仙剑,穿行万里杀人,也无法动用任何道法。那道细细的青色光绳非常可怕,事实上就是新的承天剑。
  他现在的情形就是剑在鞘中,无法离开。
  那该如何办?
  他决定用一种全新的战斗方式。
  那种方式因为在影视作品里经常出现,他不是很喜欢,也是因为以前用不着,现在情形特殊,自然什么都应该拿来试一下。
  小行星带的碎末里,出现了一个核动力炉,与正在消融的千里冰封阵大概有几十公里的距离。
  在浩瀚的宇宙里,这与近在咫尺没有什么区别。
  那个核动力炉是沈云埋给他的,一直被放在黑色双肩包里。
  今日开战之初被花溪取了出来,他系在身上,不知何时飘到了那里。
  毫无预兆,悄然无声,雾外星系边缘的黑暗宇宙里再次出现了一个小太阳。
  恐怖的光热源源不尽向着四周散去,影响了所有观测设备,让那些战舰的武器锁定系统暂时失效。
  核动力炉越线自爆比多相核弹爆炸的威力还要大很多倍,即便隔着数十公里,也瞬间把千里冰封阵处的温度加热到四万度。
  井九计算的非常准确,这正好是他能够承受的温度上限。
  千里冰封阵瞬间消融,把花溪的脸照的惨白一片。
  残存的空气难极快的速度向外流散,下一刻她就会死去。
  井九没有理会她的死活,伸出手指对准了远方的战舰。
  无数活跃的高能粒子进入他的身体,就像源源不尽的仙气。
  一道明亮的剑光照亮他的眼睛,然后照亮整个宇宙。
  瞬间。
  只是瞬间。
  他的手臂细了一些,手腕也细了一些,那道青色的光绳随之而紧。
  真正的变化在他的手指,那里生出了一道无比明亮而锋利的剑。
  这把剑向着宇宙深处延伸,越来越细。
  变成明亮的钎。
  变成绳。
  变成线。
  最后变成肉眼根本无法看到的细线,来到那艘战舰的下方,贯穿了李将军的xiōng口。
  只需要做简单的计算,便能知道这根线来到数千公里外时会细到什么程度,已经不足超微粒子长度,进入了原子级别。
  毫无疑问,这是人类文明历史上出现的最细的一把剑。
  按道理来说,如此细的线根本无法存在,哪怕宇宙里没有风。
  只能说明组成这根线的微小结构里有着难以想象的强作用力。
  细便是锋利,但并不代表杀伤力,不然宇宙射线才会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井九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随着意念动处,他身体里的无数高速粒子通过这根线向着数千公里外而去,向着李将军身体每个最细微的组成部分不停轰击。
  从本质上来说,他的这根手指就是一道跨越数千公里的重离子炮。
  ……
  ……
  重离子,就是质量数大于四的原子核,在人类的精密的控制下,有着非常广泛的用途,尤其是在医学界有很大用处,在基因改造疗法出现之前,是实体癌最安全、最有效的治疗方法。
  但就像手术刀一样,可以用来切割肿瘤或是病变的组织,也可以用来割开咽喉杀人。
  重离子可以准确地轰击那些癌细胞,也可以轰击健康的细胞,让其迅速凋亡。
  当然,李将军修道数千载,经过无数次仙气淬炼,身体里早就没有普通细胞,有的只是类似于晶核的微小构成。
  井九再如何精通青山剑道,知晓他的道仙、剑识运行规则,也无法一剑将其刺死,所以那根细线穿透李将军xiōng口后,便开始在其间穿行,以一种难以想象的精度、用最短的距离,完成了对其身体里每个晶核的刺破。
  至少有六十万亿个微小晶核被瞬间刺破,然后被那根细线里释放出来的重粒子轰击,失去活力。
  如果只是这样,李将军也不见得会死。
  他是历史上最强的修道者之一,即便西来以死相搏,更是悟出了那等死寂可怕的剑法,也只能重伤他。
  重粒子虽然有个重字,依然只是一个原子核,质量非常轻,纵使有着极高的速度,也很难直接摧毁仙气凝成的晶核。
  但井九用手指送到数千公里之外的重粒子并非来自核动力炉,也不是来自宇宙虚空,而是自己的身体。
  那是真正的超重粒子,拥有着超出当前宇宙已知元素上限的单核重量。
  ……
  ……
  李将军低头望向贯穿xiōng口的那道线,沉默不语。
  他感受着那道线在身体每个细微部分里的穿行,感受着那道线前端喷射出来的粒子,生出非常复杂的感受。
  当初在那颗名为林登的矿星上,他嘲弄过西来不知道两个文明的结合究竟意味着什么。
  在他看来,把朝天大陆的修道文明与星河联盟的科技文明完美结合才算得上是天人合一。
  今天看到井九把身体变成了一座重离子炮,他才知道原来他已经做到了。

下一章 上章 书目 加书签
翻页|续看|报错|更新

五洲娱乐城,电子,棋牌最高返水达3%,注册即送58元体验金
风语贴吧 wap版
返回首页 排行 新书榜 书架
烽火中文 FHZW.CN
如喜欢本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立即予以处理
网站报错QQ:2050318093